新闻公告

英国脱欧加重全球经济危机 投资长效型收益项目是最佳明智选择

 一、英国脱欧将陆续给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不良影响

2016624日,英国脱欧致使国际股市暴跌,英镑大幅下滑,全球股票指数回到历史底档,24小时内全球风险资产蒸发掉6万亿美元,比雷曼危机、欧债危机更加严重。意大利银行身陷危机、德意志银行出现百年最大挑战,世界经济不确定因素频频出现。

雷曼危机与脱欧危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质。雷曼危机是市场危机,特点是来势凶猛、震憾性强,对于整体的经济影响不是太大。这主要是因为各国近些年不断增量印钞,全球金融资产的估值疯狂超高,社会一旦遇有风吹草动,造成市场强烈反射,致使黑天鹅事件大大频现。而英国脱欧危机是制度危机,是一个对全球具有非常严重打击的迫害性危机,它挑战了二次世界大战以来70年的社会制度的演变过程,将逐步冲击国际贸易、金融、生产线、移民等等许许多多类别的全球化发展,将需要一个非常长时间的调整期,将影响全球10年至20年的经济发展,只是在开始的短时间内体现不明显而已。

英国脱欧将给全球带来或加重一系列困难,甚至灾难。一是导致各国经济政策以及改革更加无耐,造成QE现象更加严重。二是导致英国以及欧盟资金大量流失,连累全球房地产、股市继续下跌。三是导致各国政府债券利率负值继续增大,各国政府不良资产更加重负,经济失衡与恶性循环加重。四是导致银行业盈利水平、资本金遭受重创,同时大大冲击投资,动摇储蓄基石,造成保险业衰退,影响原福利体系稳固,全球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多。五是导致全球失业率增大,并会以恶性连带形式逐步反映出来。

二、中国经济进入“L”型时代,过剩产能输出是企业摆脱困扰的选择

近十几年来,特别是2000年中国加入WTO后,给全球发展带来了非常巨大成长。但是,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中国经济受阻,产大于销的不匹配状况出现,产能严重过剩,出口贸易动力不足,经济发展速度明显放缓,国家进入了整体调整改革期。

这种表象类似于1990年日本出现泡沫经济时的形势,日本在这26年来通过各类振兴经济方案、QE、负利率等手段措施也一直未能恢复到原来的基本面,至今仍然处于陷阱之中,好在是日本福利制度完善,配套储备充足,才得以保障其支撑26年时间。可是,中国人口众多、老龄化加重、福利保障体系短板,经济负担严重,这将是制约中国经济引擎在未来快速恢复或发力的最大难点。

在这种形势下,依靠QE等措施手段也恐怕难于达力,那只有必须走扩张战略,比如“一带一路”经济战略方针的实施。这种扩张不仅仅是简单的过剩产能的转移,也包括过剩劳动力的有效转移与输出,减轻国内的多重压力。同时,快速精简国内生产力、技术装备、工艺升级、生产主体和最佳产能的优化组合,实现效益最大化、成本最佳化,恢复国内经济良性运行。

三、本着安全长效、递补配套原则,瞄准第三世界国家构筑新温床是明智抉择

近些年来,中国确立的“一带一路”和“走出去”战略是符合保证国力长久储备与发展的正确路线。无论国有企业也好,还是民营企业也好,这将是过剩产能摆脱困境的优秀选择。目前的国际经济冬眠期,实际就是经济发展衰退期,更是百年不遇的经济灾难,用“等、靠、拖”的侥幸办法只有死路一条,过剩产能移动越慢陷入死亡的速度也就越快。

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、亚洲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先生于2016716日讲到:当前全世界已进入一个“三低”时代。一是全球经济增长在今后的10年会见不到希望;二是通货膨胀在今后的10年也看不到什么起色;三是全球QE浪潮会反复加大,且越来越隐密,银行压力越来越大。鉴于未来这种无法回避的现实,作为投资者(企业),须瞄准目前可控制的有收益的产品、资产、项目进入投资状态,且选项要快、定位要准、效率与速度要高,因为整个国际经济发展的趋势是投资收益会愈来愈低。

 

例如,白俄罗斯、巴基斯坦等处于第三世界国家,社会政局稳定,又处于“一带一路”重要节点,发展空间与潜力大、可塑性极强、成本低廉、无排华倾向、各类条件相对优越。且最大优势是这些国家拥有中国政府支持贷款、中国境外投资孵化项目,具备投资资金回收的一般可靠性,具备过剩产能转移落地的基础土壤,符合国家“一带一路”和“走出去”战略政策,具有项目接地的大部要素与条件,适宜投资项目长效发展。